麻雀_气枪

发布日期:2019-11-26 13:57   来源:未知   阅读:

  天气转暖,各种鸟儿便叽叽叽喳喳地出现在明媚的春光里。今天早上起来,拉开窗帘,一只麻雀站在我的窗台上东张西望,瘦瘦的,小小的,可能是飞累了,来到我的窗台上歇歇脚。好久没看到这小东西了,它把我的思绪又带回了儿时的乡下。

  小时候,我们乡下的麻雀特别多,随时可遇,到处可见。农村的晒场上经常成片成片的,黑压压的,赶都赶不走。路边电线上更是整齐地停着一排排。那时我们一个庄子都是草房,只有我们村里的小学有两排十几间瓦房,起脊的的房顶用瓦苫好,瓦下便成了麻雀的家。七八十年代我们那种水稻的还少,从落谷开始,大量的麻雀就开始搞破坏,把水稻的种子吃掉,没被麻雀吃掉的种子出苗后也自然而然地成了他们的美食。于是在乡下我们经常会看到稻草人,样子滑稽夸张,穿个破衣服,戴个草帽,一手平举一手拿着块红布站在水田中间为主人看护秧苗。麻雀对稻草人开始还有点害怕,时间长了稻草人就不起作用了,有的麻雀吃饱了甚至挑衅似站在了稻草人的头顶。一个中午下来,刚播下的水稻种子有时会被麻雀吃掉三分之一以上,把村民心疼得要命。于是驱赶麻雀的任务就交给了我们小孩子,父母经常会让我们这些小孩拿着长长的竹竿坐在自家的田头驱赶麻雀,这差事很累,坐在阳光下无聊得很,又不能走远,有时昏昏欲睡,有时也会到旁边的小沟中逮小鱼玩。但也没办法,家长的命令还是要执行,要是看不好的话回去肯定挨打挨骂。于是我们从小就恨透了麻雀,也有的村民没办法,在播种的时候把种子拌上农药,麻雀吃了以后,就会很快地死掉。后来长大一点知道除四害中麻雀就是其中的一害,听说那时麻雀成灾,不除不行。

  麻雀除了吃稻谷以外,它们还破坏我们每家的草房,因为我们小时候农村的房屋都是土墙,房顶用稻草苫的,它们喜欢屋檐下做窝,孵蛋育子。它们住在里面很舒服,没事就用爪子拨拉着房子上的稻草,或者用嘴去啄房顶屋面上的泥和草。这样遇到下雨天,被它破坏的地方就会腐烂漏雨,并且窟窿逐渐变大,来年还要用稻草重苫。而我知道它们最喜欢安家的还是我们小学的瓦房,在瓦下面安家最安全最保险,瓦比稻草更能为它们遮风挡雨。那时我们这些小孩也是麻雀最大的敌人,因为我们小伙伴没什么玩的,就经常爬到屋檐下,把他们的窝掏出来,拿出没长羽毛的小麻雀,或者是取出窝里的蛋,往往半天下来,能掏出上百个麻雀蛋,象鹌鹑蛋一样,拿回家煮着吃。在那物质极不丰富的年代,能吃到麻雀蛋在我们眼里绝对是一种美味。

  我有个堂弟,他是爬房子爬树的高手,嗤溜一下就到了屋檐下,一手扒着屋檐,一手掏出麻雀蛋,我们其他的小伙伴大多在下面接应,结束以后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些。有时不用我们小孩去掏麻雀窝,因为屋檐是斜坡的,小麻雀和麻雀蛋也会从屋檐下滚下来。特别是在夏天的之后,经过大风一吹大雨一淋麻雀窝就有被摧毁的可能,于是地上能掉下好多小麻雀和麻雀蛋。我一看到那粉红色肉嘟嘟的一团小生命被摔成肉饼,心里就觉得难受。有时也有羽毛没长丰满的小麻雀被雨淋得飞不动了,我们逮到后带回家用线扣住腿留着玩,但这样往往它们活不了几天,不是饿死了,就是不注意的时候被猫偷吃了。

  我十来岁的时候,父亲的好友在部队当兵转业,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搞到一支老式的气枪送给我父亲,在那时可是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但我父亲很少用气枪去打鸟,倒是我哥哥偶尔会拿着气枪,我们几个小伙伴就象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在附近的几个村庄的树林里转来转去打鸟。那时除了有大量的麻雀,还有喜雀、山爪爪、七咕、白头翁、布谷鸟这些鸟,反正种类特别多,有的到现在我都叫不上名字。一圈转下来,往往收获颇丰,蛇皮口袋里装得沉沉的,往往打到的麻雀最多。回到家,刚被打死的各种鸟儿身上还有余温,然后用开水给它们去毛,拿去内脏,或炒或炸就成一顿丰富的美味大餐。那时很少买得起猪肉,能吃到这个绝对比猪肉还香。有时运气好还会打到一两只鸽子,放在油锅中一炸,闻到味口水都能淌下来。

  我哥那时的枪法特准。我记得有一次,一对漂亮的如麻雀般大小的小鸟停在大伯家的柿树上,当时我哥正端着饭碗在他家外面吃饭,看到这两只鸟,他拿出气枪,一手端碗,一手举着气枪,调整着方向,一声枪响,两只可爱的小鸟从树上同时掉下来,让我们对他的枪法赞叹不已。现在想想,沐浴在爱河的两个小鸟竟然同时丧命,实在是太过残忍。我哥不在家的时候,我也会偷偷拿出气枪去村里转转,运气好的话也会有点小收获。

  那时没什么好玩的,用气枪打鸟是我们小孩子最向往的事情。但是大人也会告诉我们象喜鹊这些鸟不能打,印象中大人认为喜鹊这些鸟能带给人好运。而我堂弟却因为玩我家的气枪,也付出了至今都不能忘记的代价。有次他向下压气的时候压杆没有压到底,上铅弹的手还没拿出来,就被打中了小拇指,把小拇指的顶端瞬间打掉了,当时血肉模糊。十指连心,可是当时那么小的他竟然没哭,请村里的医生包扎一下就象没事人一样,至今他的小拇指顶端都少一块,我很佩服他那时的勇气。即使受了这样的罪也没阻止他玩气枪的兴趣,没事时到我家还是想玩,但必须在我哥哥的允许监督之下才能偶尔玩上一次。三四年之后,我家的气枪也坏了,散了架子,后来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到我上初中的时候,家乡的麻雀和其他鸟儿逐渐地少了,以至后来麻雀好象都绝迹了,村里很多年都难看到那些小鸟儿。我问其原因,村里老人都说可能是这几年农药用得多了,破坏了鸟儿的生存环境,让他们没办法活下来,有的或许迁徙到别的地方了。我想,这种说法应该是有道理的。生态环境的破坏,导致鸟的种类和数量急剧减少。因此,不准非法持有和使用,爱护环境,保护环境,对人类和动物的生存确实是非常有益的。现在,麻雀作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任何捕杀和贩卖都是违法的,我们更应该为它们创造出好的生态环境。

  久违的麻雀,可爱的小精灵,希望你们飞回到我的家乡,现在的那里没有污染,没有伤害,成片的树林和竹林将会成为你们永远栖息和自由飞翔的天堂。

  薛银洪,涟水人,清江浦公安分局民警,工作之余喜爱阅读、收藏、雕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